<![CDATA[龙音阁看评书网]]> pstxt/ zh-cn www.emlog.net 仓虎镇15 pstxt/post/236 仓虎镇15

所以两个小二来到一看,见和尙把座位让了。王二纳闷,奇怪,他先不让,狠哪,他说的一挪就要害病,倒要问问他和尙!”“怎么的?”“你人家让了吗?”“让了!”“你人家先头说的吃不饱不能挪地方,一挪不是要害病的吗?”“这个……啊,低处往高处挪,无碍!”他都有话说,低处往高处挪无碍。“照这一锐,你人家再升高些,请上楼去,在楼上吃,好不好?”“那也太髙了!”“太高了,难为你,难为你总有的说!”

“伙计,就依他,我们安稳些。走走走走!”“且慢!代和尙叫个大菜来!”“要什么大菜?”“随便有现成的就端得来!”“我晓得了丨”两个小二不对,你是小二哩,就该到前头关切一声,不,两个人先上楼来做事了!到得楼上,硬器家俱往里间一挪,上头一掸,底下一扫,桌子椅子抹得干干净净,檐口栏干头上腌臢灰尘都洗干净了,大红桌围一扣,椅披、椅垫一挂一铺。

两个人才下楼关切前头,代和尙预备大菜,厨房里却顾不上忙和尙的菜。怎么?堂里虽没得客,外头有外出。两个小二又来忙火了。宫薰也差不多了,手炉、脚炉也成功了,两个人搭住宫薰,带着手炉,脚炉,来到楼下厅,直奔楼上。走和尙面前经过,武松看看这三盆火,越想越气!我先前喊了半天,拿一盆子火都是为难的;强盗还没有来,三盆火都拿上去了。好!打定了,打定了!等强盗来时非把三盆火夺过来不可!

武松何不这一刻就夺?这个事不是武松傲的,武二爷是侠义英雄,天生的傲骨,他想,小二拿火拿的快,是因为大王的威势,我如从他们手里把火夺过来,岂不帯起他们为难吗?要拚这个火,得从强盗手里夺才算英雄!这一刻,两个小二安置好了火,复又到前头来:“老爹,一切停当。”“好,一声大王到,你们小心些!”老板把两个小二调拨开,一只耳刘二伺候大王,王二在楼下中进堂里忙,兼管照看和尙。这个老板也算小心极了,细心极了。

]]>
Thu, 28 Dec 2017 08:14:08 +0000 longwei pstxt/post/236
仓虎镇14 pstxt/post/235 仓虎镇14

和尙坐在这地方你看能让谁?皇帝来了也不让!滚了吧!”“唉呀!厉害!厉害!”王二跑到前头:“老爹!大亏到后头盘问哪,和尚实不认得大王!”“如何?大亏到后头盘问吧!座位究竟让不让?”“不让!他话都绝了,皇帝来都不得让!”“好,好,我们算服了他。他不譲就罢,想旁的法子。”“什么法子可想?”“你把楼上顺理下子,把刘二也喊上,两个人来得快些。楼上明间的东西,顺到房间里去,掸扫一过,柜台里头有新桌围、新椅被、新椅垫,拿一套,拣张干净桌子,找个硬木椅子,扣起挂上,大王来了,我请大王登楼吃酒!”“不中呢,大王要的楼下厅!”“我有话说,包你不要紧。”“好!”王二就把刘二一喊,拿了一应东面,一起奔后头来,预备上楼收拾。

两个小二到了楼下厅一望,当中的座位上没得人了。再望望啊,啊,到了旁边香几上了。武松不是说的不让吗?是,他本是不想让,把小二骂走了,自己回思想想啊,不妙!我过于厉害了,他们店东是生意人,胆小怕出事,准定把大王还是请到旁的地方去。那—来,我三盆火就烘不成了。我要和缓些,我要让点步,把当中座位让下来给大王坐,我坐旁边。大王一坐下来,三盆火就到。我就和大王好说,且慢,先让和尙炕炕鞋秣,烘烘手脚,他愿意就罢,他说个不行,就手一抬把强盗打跑,把三盆火夺过来!嗯,使得,使得!武二爷此刻爱中了这个三盆火了。他自已把袜子、包裹带着,趿着僧鞋,跑到西山墙这个三面头桌子前放下东西,酒肴也拿过来放好,鞋子一褪,爬上香几,盘膝打坐,自斟自飮。

]]>
Wed, 27 Dec 2017 08:29:01 +0000 longwei pstxt/post/235
仓虎镇13 pstxt/post/234 仓虎镇13

什么道理呢?他果然和大王是朋友,从白虎山来的,他不会步行来,应该是骑马来,应该有小大王随从他来3身上也不该鸡淋透湿的。他这个话不对呢,怕是谎!拿三盆火给他烘,可以的,大王来到,这三盆火要拿也拿不回头,就糟了!你看怎么办哪?”“我看这么着,火幺我这里预备看,你到后头去做为伺候他,你再盘问盘问。他既说和大王是朋友,你问他大王尊姓大名,他能把大王的名姓根底说得不错,足见他和大王真是朋友,他如说得不对,这三盆火还不能给他烘哩!”“对对对”王二恍然大悟,复又来到后头:“和尙!”

“怎么的?三盆火还不来?”“一下子就到,老板亲手在替你着宫薰了,手炉脚炉正在测着,—声弄好了,就拿得来。我怕你人家着急,特为来陪你人家谈谈玩玩,你人家来还不要生疑,我不敢盘你,驳你,谈谈玩玩。你人家和白虎山大王是朋友?”“朋友!”“新朋友还是老朋友?”“多年的老朋友!”“旣是朋犮,可晓得大王的尊姓大名?”“这一一个——我们怪好的交俯,蚩有不知名姓的道理?”‘好,你人家说给我听听看”

“且慢,大王的名姓,小二你可知道?”“我也知道“你先对咱讲诸,看对不对。”小二心里说:我先对你说,倒不如不问你了!“和尙!我甚要问你,你要先对我说:‘哦,我姓王!”“姓王啊?不对了!不对了!怎么的?”人所共知他姓孔嚜!“的确姓王!”“不对,不对,白虎山大王弟兄两个,姓孔。大爷叫孔明,二爷叫孔亮,怎么姓王呢?大和尙,不能玩啊,你这个座位非让不可,如其不让,大王一到就不得了!”“你这个杂种,白长两只鸟珠儿。

]]>
Wed, 27 Dec 2017 08:27:49 +0000 longwei pstxt/post/234
仓虎镇12 pstxt/post/233 仓虎镇12

 小二本以为他腿都要跑得弯断了,要忙看跑,再望望啊,咦喂,咦喂,动都没有动,

和尙好稳呢!武松怎么样了?武松两个眼睛翻着,望着小二,心里说:啊!怪道先前叫我坐在当中哩,存心给我苦吃。大王要到了,他怕出事了。天下人怕大王,我不怕大王。不过不能说狼话,说了狠话,他把大王送到旁的地方吃,不能玩。最好能拿他作作耍,免得他们只晓得大王狠,就不晓得我和尚的道理,世事人情就是这样,只认得睁眼睛金刚,亲不得闭眼睛佛。他既怕大王,我就借题拿大王来惊吓他,对!“小二!这个座位什么人包的?”“白虎山的大王!”“喔,你知道和尙是哪里来的?”“不晓得。”“你两个乌珠儿一个都没有睁,和尙就是白虎山来的!大王来干什么的?就是来陪和尙吃酒的!”“你人家是白虎山上来的,和大王是朋友啊?”“正是!”小二一愕,啊咦喂!好啊,,我说这人怎么这样狠、举头一捣,桌面就通!哪晓得是白虎山上来的,怪道这个狠法子。“大和尙,你人家不早说,你吝教。早说是白虎山来的,还要你喊拿火吗?手炉、脚炉、宫薰,三盆火早已送过来了丨”“好,先端得来烘”“就是,就是。”武二爷好喜欢:能把三盆火骗过来,我先烘着再说。

小二跑到前头:“老爹,老爹”“啊?”“大亏没有得罪这个和尙,如得罪了和尙不得了,你晓得和尙哪块来的?嗳,就是白虎山上来的!好啊,我说这个大冬天,大王出来做甚?大王来特为陪他吃酒的!快,快,快把宫薰着起来,把手炉脚炉测起来!”“你不要虚,这个话我就不大相信。

]]>
Tue, 26 Dec 2017 08:14:36 +0000 longwei pstxt/post/233
仓虎镇11 pstxt/post/232 仓虎镇11

 “我啊,刚才正要去拿火,忽然要出恭,在茅厕里出恭啊,我就想呢,先还不服呢,先前有酒客到这堂里吃酒,谁也不味冷,怎么唯独你老人家喊冷啊,要烘火啊,什么道理?我悟了半天,后来才把个理悟出来,你老人家坐到这个地方不好!你看,脑后大院里没遮挡,脑后风,说个笑话,神仙还怕脑后风呢!我就再把许多火给你烘啊,也不行,还是冷。我劝你老人家挪下子,挪到前头去,我来拣个好地方给你坐,我拿上好酒肴伺候,好不好?”

“这——个,”武二爷听听,再把脸掉过来望望,英雄大怒:你家的地方,你堂倌不晓得脑后风;我也没有定要坐在这里,是你叫我坐的;你分明是有意把些苦给我吃,你这一刻晓得我难惹,你又想叫我搬了,做不到!我就是这种拗脾气,我愤愿受冻,我还偏不搬!“什么?你叫咱搬?”“不行”“什么事不行?”“和尙生来有个病,吃东西,不饱不能挪。一挪就要害病了。”王二一听:乖乖,绝症,绝症!这个事和他软锐是不行啦,非和他玩硬的不可啦。王二拳头一竪,眉头一抬:“和尙!”武二爷望着好笑,好鬼相!你看,把个拳头又竖起来了。“喊我和尙怎么的?”“我晓得你放肆呢,我刚才劝你挪是成全你的!实对你说,这张桌子有人包住的!”

"嗨,包住的是什么人?”“我们这镇外五里路有座山,叫白虎山,山上有二位大王,厉害非常!这是二位大王包的位子,你大模大样坐在高头,还把桌子打这么大个洞,大王顷刻就到,大王再恶心和尙,看见你坐在座位高头,大槪随手一个巴掌,和尙头要打个飞得来啊!还不放明白些,快识趣,慢些跑,大王来,你就不得命了,慢慢地跑不要紧,不要把腿弯断了,弯断了!”

]]>
Tue, 26 Dec 2017 08:13:23 +0000 longwei pstxt/post/232
仓虎镇10 pstxt/post/231

仓虎镇10

 “我家二寨主今天高兴出来踏雪,刚才在鎭外寻到了梅花,就要来镇上吃酒,你那楼下厅可曾打扫洁净?不能误事啊!”“晓得喽,晓得喽!”小大王拨转马头,复行到鎭外迎接他家寨主去了。东家忙起来了:“王二嗳!王二嗳!”其实王二坫在栈牌后头生气呢。

老板连喊了三四声,不能再不答应囉,把头一伸,脸朝外一露:“老爹!我在这块呢!”“啊咦喂!你有多瘟呢?”“不瘟怎么说?”“刚才小大王来送信,你晓得?二大王高兴,出来踏霉寻梅,导到了梅花,就要来吃酒,关切把楼下厅打扫洁净,楼下厅可有酒客?”“老爹,楼下厅酒客倒不多,只得一个。”

“一个哩,好商量,请他搬到前头来,这一刻前头堂里不得什么人来。”“嗨,老爹,这一个还就像一个呢!”“啊?一个啥?”“就是那个过路的和尙!”“啊!可是背一个包裹,身上鸡淋透湿的,带发修行的那个和尙?”“不错。”“喔,那个和尙是凶呢!他进门,我不过说了一句小店是荤的,他就翻起眼睛来了,就望着我喊起来了。和尙坐在哪块啦?”“老爹,他就坐在大王包的那个海瑁桌子海谓椅子高头,还在那块吃着喝着呢!椅披椅垫弄得一塌糊涂,海瑁桌子还打了一个洞呢!”“这个座位坐不得的哟!大王一来,当时就要出事啊!”“怎么办哪?你到后头去,请他挪到前头来。”“老爹,未定肯挪。”“你和他好好地说,和他用软的,软的实在不行,就把硬的给他吃!”

“怎么硬法子?”“你就把大王说出来,你就提这个座位是大王包下的,他就再凶些,再恶些,听见大王,不会不伯!”“嗳,这个章程不坏,我来我来我来!”王二又跑到楼下厅:“大和尙,受等受等,头鉢就来了!”“你到哪里去的?”

]]>
Mon, 25 Dec 2017 08:39:33 +0000 longwei pstxt/post/231
仓虎镇09 pstxt/post/230 仓虎镇09

坏了,他这个火拿来,也不得讨喜。何以呢?无论做什么事,总要这人从心服里愿意去做,这个事做出来才会好。本不愿做,被人逼迫了去做,做出事来不会讨喜的。王二跑到前头拣了个钵倒不小,到灰堆上把早上出出去的死灰,拣了一头钵,灰平着钵口,端到锅膛口,箝了两火叉子现火朝灰上一堆,猛一瞧,好看哪,堆尖的一钵子火,其实一肚子死灰,这个火站不住,风一扬就没有了。王二两手捧住钵子,来到楼下厅:“来来来,大和尚,不要喊啦!”“好!火来了,火来了!”“喛,烘吧!”王二把钵子朝桌肚里一放,武二爷望望,啊,这一钵子火不坏,鞋袜可能炕干了。他两脚悬起来,朝边上一勉,鞋底厚,热气透不进去。“嗯,褪掉鞋袜,炕上一炕!”武松脱去鞋袜,两只肉脚,朝钵上就一搁,炕着炕着,不得热气了。自然了,这个火站不住的。再用个脚指头把火拨拨啊,嗳,一点热气都没得了。“小二!”“嗳,大和尚,什么事?”“代和尚拿火!”“啊?还拿火啊!”“怎么的?你要不拿火,看和尚怎样对付你!”“算你狠!我少陪你了!”小二说着,转身就跑,跑到前头就朝柜台旁边栈牌后头一站,气得咽咽的,两手抄住,一声不响。

要出事,巧事就多了。这时,店门外大街上来了一骑马,马上这人二十多岁,头上花布缠头,短衣找扎,裹足缠腿,脚穿攀尖踢土快鞋,跨下这騎馬是红沙馬,馬肚子上一下子的泥漿,大槪走镇外潮地方来。馬到店門口,这人把馬勒定,用鞭杆子一指柜台:“吠,店东听了!”东家一望:“小大王,什么事?”

]]>
Mon, 25 Dec 2017 08:38:26 +0000 longwei pstxt/post/230
仓虎镇08 pstxt/post/229 仓虎镇08

有!我们荤馆全靠在头钵上打照,多了不敢说,大大小小,百十个都有!”“好!代和尚拣个大些头钵,把一大钵火来!和尚要烘脚呢!”“什么?你人家说新闻话了,这个火我不敢把!”“为何?”“昨夜这个大雪尅下来,木柴陡涨两码一担,有钱买不到干木柴。今日生意又好,不得哪个锅里没得汤,不得哪个锅里没得菜,锅瞠里个底火和宝贝差不多,我如其拿个头钵去挖锅膛里的脚火,老板准定和我拚命!好,不能玩!”王二心里说:就是老扳不说话,这个火我也不能给他。你大和尚脚冷,要烘脚,这一堂的酒客,哪个脚不冷呢?看见我拿火给你烘啊,他们也会照样喊起来:王二啊,代我也把一钵子来!代我也带一钵子啥!那—来糟啦,不跑堂啦,我就送火玩吧!“大和尚5,不能遵命!”“你不拿火,看和尚怎么对付你!”不好了,“此也”下来啦!“好啊和尚,你要放肆啊?你真正离了格啦!你刚才把我刘二兄弟左耳炸聋,我就想和你不得过,因为我们是生意人,生意人要‘纳角’不和你淘气。你又和我来撒野了,嗳,果然要撒野,可不要怪我!”“怪你干什么?”“我们这个镇上,最齐心哩!我就要鸣锣了!”“鸣锣千什么?”“鸣嫌齐人!锣一敲,多了不敢说,头二百口子,就来服侍你了!”“嗳,我和尚一个吃酒,要这许多人来伺候干什么?”“怎么伺候你?就要摆布你了!”“怎样摆布?”“就要请你量量地了!”“怎样叫量地呢?”“你当真的不懂?”“不懂!”王二把拳头一竖:“就要打你甩!”“喔!哈哈!原来要与和尚动手!好!你拣个扎实的过来,拿头来碰碰拳头!”说着,武松右拳,对准海瑁桌子,一下子,把桌子打了个洞!王二在旁边一望,咦,乖乖,通来!海瑁桌子开了天窗了!小二是又怕又气,眼睛翻住,敢怒而不敢言,只好去拿火。

]]>
Sun, 24 Dec 2017 09:15:23 +0000 longwei pstxt/post/229
仓虎镇07 pstxt/post/228 仓虎镇07

该冷啰,他先前放着那个夜站,一夜跑下来,用动用力,里头有汗,不覚得冷;这一刻坐下来啊,身上汗落了,脑后风这一吹呢,把点热气全收得了,从里头小褂矜起,一直冷到外头。

武松此刻只晓得冷,还没有看见哪,他脊背后头衣服都冻起来了,硬得和蚌壳差不多,两只袖子也冻锝铤硬的。这个还不算数,前发齐眉,后发披肩,头发本来稀潮,坐下来,这个水原是往下洒着,因为头上有热气,漺啊漺的,漺到头发梢子,不往下滴。怎么?水珠子才滴,后头西牝风一吹,冻起来了。这里冻赛,上头还是浃着,这样冻着浃着,吃了三杯酒,头发梢子上的冻淋子有半寸长,一排珠翠似的。这一刻,和尚可好看啰。果然来几个大个子把他搭起来攒两下子,能把周身衣服攒碎了,就成了个脆和尚了!身上冷不冷呢?身上冷倒还罢了,这一双脚不能受了。人在冷天一双脚最要紧,脚暖和,周身就舒服;脚一冷,周身都不得劲。武松望着自己这个脚上是温涧涧的,随后怎好走路呢?有了!何不趁吃酒时间叫小二拿点火来,炕炕鞋袜烘热脚?对!“小二!小二过来!”“在这里哪!你不要喊!”“有件事和你商量!”“你条嗓子双料!你在黹进里一声嘁,把我家靠膀子兄弟刘二的耳朵炸聋了一只,你又预备来办我的耳朵了。我耳朵不聋,你说话低低说,我就听见来,嗳,你喊什么事?”“你们店中还有头钵吗?”“大和尚你要头钵吗?”

]]>
Sun, 24 Dec 2017 09:10:53 +0000 longwei pstxt/post/228
仓虎镇06 pstxt/post/227


仓虎镇06

这个桌椅,还就要主人翁来才能坐,旁人却没得哪个敢坐,是镇上人都胜得,武松不晓得。武二爷望望,大可怪也,屋子虽破,这张桌子倒款式,我要坐上去倒不坏哩。武二爷眼光射住这张桌子,心里就想坐在当中。王二哪,就趁机而入:“大和尚,当中坐吧!”“怎么说?”“你人家当中坐下来,把你人家当西天活佛供,好不好?”“好!”武二爷得意可见人哪,也不宜善。”我不在前头发下子威呢,他不会这么恭敬我,方才在前头一声把那个小二的耳朵炸聋了,这一个也不敢放肆了。他恭维我了,要把我当西天活佛供。”

岂不知坐不得。什么事坐不得?一者这张处子有人包住,坐上去,主人翁来,当时就出争!二呢?二啊,这个楼下厅,后头屛风没得,腰门没得,墙拐子倒了一角,坐在正当中,脊背后就是西北风。这个脑后风,滴水成冰,神仙也怕。武松哪个晓得哪,进门也没有望望方向。两张椅子,一张摆包裹,一张椅子自己坐,身上和泥猴子彷佛,就这么坐下来。小二望望,心里说暖!好!乖乖!你把个椅被椅垫坐成泥蒲团,主人翁来,一个巴掌不把你和尚头打得歪过来!”。了不的!这个王二阴险,骨子里玩的借刀条人的手段。“嗳,你人家吃什么酒席?”“好酒好肴。”“有嗳!”王二跑到前头,拿了一壶酒,烫得滚暖,带了两碟小菜,一付杯筷。“大和的,请用!”“好!”武二爷肚里又锇,伸手把酒壶一把抓,斟了一杯,啊,读烫喷香,吃在嘴里,有口劲;下到肚里,和个火团子差不多,直滚到心口,滚到小肚子底下。多受用哪!急斗又弄了一怀,小菜搭搭,好极啰!刚刚吃了三杯,不好!嗳,身上冷了!怎么冷的?


]]>
Sat, 23 Dec 2017 10:48:50 +0000 longwei pstxt/post/227
,